红星深度丨莫斯科恐袭嫌犯画像:一条“社交媒体培育恐怖分子产业链”浮出水面
2024-06-14 07:11:34

当地时间3月25日凌晨,红星画像俄罗斯莫斯科巴斯曼区法院批准逮捕了与莫斯科州“克罗库斯城”音乐厅恐怖袭击事件直接相关的深度斯科4名嫌疑人。这四人分别是丨莫32岁的米尔佐耶夫、30岁的恐袭拉恰巴利佐达、25岁的嫌犯法里杜尼和19岁的法伊佐夫。他们将被羁押至5月22日,条社体培以便有关部门在此期间能对案件进行深入细致的交媒调查。

俄联邦侦查委员会已根据《俄罗斯联邦刑法典》第205条关于恐怖行为的育恐条款,指控他们从事团伙恐怖主义行为。怖分如罪名成立,产业出水他们将面临最高终身监禁的链浮刑罚。

在2009年,红星画像俄罗斯宪法法院宣布从2010年1月1日起正式废除死刑。深度斯科此次恐怖袭击事件的丨莫严重性引发了关于恢复死刑的呼声。但俄联邦委员会宪法委员会主席安德烈·克里沙斯指出,恐袭除非通过一部全新的宪法,否则废除死刑的决定不会因个别极端案件而被推翻。

团队组建仓促

4名素人临时“搭伙”

三人是父亲,另一人曾不满薪资辞职

据报道,涉嫌直接参与莫斯科近郊音乐厅恐袭的4名嫌疑人是塔吉克斯坦公民。法院已批准对4人羁押候审。 一位反恐安全领域的专家指出,为了逃避俄罗斯当局的侦查和预防,该策划团队特意选择了那些“此前与激进团体无任何瓜葛的人”。初步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些执行此次恐袭的人员在大约3-4周前才相互认识,而且在此之前,他们在公共空间和社交网络上都没有留下任何与激进团体有关的蛛丝马迹。

米尔佐耶夫和拉恰巴利佐达最先被带入法庭,两人面朝地面、弯着腰。在闭门进行的听证会上,两人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从左至右分别为米尔佐耶夫、拉恰巴利佐达、法里杜尼和法伊佐夫

32岁的米尔佐耶夫是来自塔吉克斯坦的男子,已婚并育有四个孩子。尽管在新西伯利亚市进行了三个月的临时注册,但他的居留许可已经过期,且在俄罗斯没有正式的公民身份。

另一名被告,拉恰巴利佐达,据称已婚并育有一子。他的教育程度停留在中学未完成阶段,没有犯罪前科。尽管拉恰巴利佐达声称在俄罗斯曾注册身份,但他记不清自己的注册地点。

法里杜尼是第三名被控的被告人。这位25岁的男子已婚,育有一名八个月大的孩子,持有塔吉克斯坦国籍,在俄罗斯克拉斯诺戈尔斯克注册。他在波多尔斯克的一家工厂工作。


▲恐怖袭击嫌疑人被带入法庭 资料图

19岁的法伊佐夫作为第四名被告出现在法庭上。他被推进法庭时坐在轮椅中,身上还连接着尿袋。法伊佐夫未婚且无子女,作为塔吉克斯坦公民,他在俄罗斯伊万诺沃有正式登记,并在那里生活了数年。

法伊佐夫之前没有犯罪记录,拥有中等教育水平。他曾在连锁理发店工作,后转到特耶科沃村的MyStyle美容院,1月表示“对薪水不满意”后离开了美容院。老板说:“他从不谈论政治。”

Teikovo MMA俱乐部教练安德烈·库尔巴托夫透露,工作之外,法伊佐夫在特耶科沃学习了跆拳道和泰拳。离开美容院后一个月,2月,他出现在莫斯科的一家旅馆里。旅馆经理说,他和法里杜尼住在一起,“不起眼的、完全普通的客人,安静地生活着。”


▲恐怖袭击嫌疑人被抓捕现场 资料图

据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3月24日,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蒙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拉赫蒙严厉谴责了发生在莫斯科州的恐怖袭击事件。

另据普京办公室周日的一份声明,拉赫蒙在电话中表示:“恐怖分子没有国籍,没有祖国。”

背后细思极恐

社交平台上诱导“粉丝”

大大简化“恐袭人员”招募

一位反恐安全专家解释称:“这些被捕者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狂热恐怖分子,而更可能是在短短2-3周内被诱导利用的小角色。他们的‘策划者’甚至无需身在俄罗斯,就能通过远程控制操纵这一切。这些被随机选中的执行者通常智力水平和批判性思维能力较低,使得策划者能够凭借招募技巧和心理压力手段,将这些普通人转化为恐怖分子。”

据报道,有知情人士透露,背后操控音乐厅恐袭事件的团队组织严密,他们甚至曾计划在中亚某国发动另一起恐怖袭击,但幸而被挫败。这位知情者进一步解释,直接参与此次恐袭的四人其实并不符合传统意义上对“恐怖分子”的定义——他们并非长期隶属于某个固定的恐怖组织或结构,而是在袭击发生前几周才匆忙组建起来。

据他所述,这四名成员中有两人在前往土耳其时接收了行动指令,而其余人员则是在俄罗斯境内被招募的。

根据被捕者的供词,招募是通过社交平台“电报”进行的。

法里杜尼在审讯中供述:“我在‘电报’上听了一节传教士的课,随后他的助手私信了我。他们通过‘电报’联系,保持匿名,只提供了50万卢布作为杀人酬金,对目标人物并无特定要求。”而米尔佐耶夫同样是在社交平台上被招募的。


▲恐怖袭击嫌疑人遗弃的弹匣

据报道称,3月4日,法里杜尼从土耳其抵达俄罗斯,并在3月7日出现在克罗库斯城。那天,该地正好举办了一场意大利男高音的音乐会。这名恐怖分子不小心出现在了摄影师拍摄的照片中。据此推测,正是在那次造访期间,他趁机对大楼的布局、安全岗哨的位置进行了勘察,并规划了袭击后的撤退路线。

目前,俄调查人员仍在梳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一辆白色的雷诺汽车驶入商场停车场,至少有两名恐怖分子背着背包。据推测,这些背包内装有汽油,用于后来的纵火。


▲恐怖袭击嫌疑人使用的车辆

在前往克罗库斯途中,恐怖分子曾在加油站停留,购买汽油并装入塑料瓶中备用。当他们进入大厅入口时,突然向顾客开枪射击,并在安检口附近继续扫射。当晚20:03左右,这些恐怖分子冲进了音乐厅,其中一部分人继续向人群射击,而另一些人则在场地内多个位置泼洒汽油。他们在音乐厅内逗留了约十分钟后离开,混入人群中,随后乘坐原车逃离。

通过智能系统和监控摄像头,俄警方成功追踪到了这辆车的行踪。随后,该车在布良斯克州被拦截。大约23:30,两名嫌疑人被逮捕。另外两名恐怖分子则逃入了附近的森林带中。

为了抓捕这两人,当局出动了约300名军警展开行动。在行动中,一名藏匿在树上的恐怖分子被发现并逮捕,而另一名则在灌木丛中被警犬找到。

上述反恐安全领域的专家分析称:“我们面对的很可能是一个随机组合的执行团伙,他们可能因为缺钱而与策划者接触,被策划者激进化并诱导执行袭击。”

历史学者罗曼·西兰捷夫指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成员会在社交平台的订阅者中搜寻潜在的战斗人员。他说:“如果一个人订阅了相关内容,点赞或收听,那么他很可能持有相似的观点。因此,他们成为了目标受众,从中寻找战斗人员大大简化了招募任务。”

黑手扑朔迷离

“棋子”完成任务就沦为“弃子”

乌克兰是否牵连仍是谜

恐袭发生后,ISIS的分支“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IS-K)声称对此次事件负责。不过该消息尚未得到俄官方证实。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回应恐袭事件时表示,俄方“试图把莫斯科音乐厅袭击事件的责任推给基辅”。美国白宫方面则表示未见“乌克兰参与”的迹象。 不过据俄媒报道,有消息人士透露,多项间接证据表明,乌克兰及西方特工可能牵涉克罗库斯恐怖袭击事件。

首先,招募方式值得注意。报道指出,乌克兰特工疑与激进传教士紧密合作,其中涉及的乌克兰记者安瓦尔·德尔卡奇,与“伊斯兰解放党”有深厚联系,并在乌克兰境内有该党追随者。德尔卡奇被指在最近在塔吉克斯坦的抗议活动中发挥推动作用,并与乌克兰特工有直接联系。

其次,4人犯罪后的逃亡路线疑似是重要线索。俄总统普京曾提及,据初步信息,为恐怖分子准备了“跨越国境”到乌克兰一侧的“窗口”。消息来源证实了这一细节,并同时指出,逃亡者可能原计划逃往乌克兰或者白俄罗斯。

4人在布良斯克州被捕,该州位于俄罗斯联邦的西南部,地处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交汇处;南边与乌克兰接壤,西边与白俄罗斯接壤。

然而,“不选择隐匿藏入当地庞大移民群体,反而前往受到严格控制的边境地区,显示他们可能是被消耗掉的棋子”。一位反恐活动专家指出:“他们被承诺了一个‘窗口’,但实际上被利用并陷害。”


▲恐怖袭击嫌疑人使用的武器之一 资料图

第三个论据是恐怖分子所使用的武器。他们使用了具有迷彩涂装的AK12步枪,这种武器在特别军事行动区域中常见。消息人士称,这些武器可能从乌克兰偷运入境。目前所有被遗弃的武器已送交专家进行弹道、痕迹学等鉴定,以追查武器来源。

据俄罗斯特工部门消息,目前已有11人因涉案被捕,但逮捕行动仍将继续。一个消息人士断言称,下令和资助恐怖行为、采购武器的人员仍在逃,“还会有更多逮捕行动”。

红星新闻记者 邓纾怡 综合央视新闻等

编辑张寻 责编 邓旆光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作者:公司主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