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丈夫回应“虐待病妻”质疑:照顾很累难免情绪失控,说“10万元办后事”不是暗示捐款
2024-06-14 05:47:04

3月23日,虐待病妻红星新闻报道《渐冻症妻子去世一年后,网红万元任劳任怨的丈夫质疑照顾网红丈夫被质疑虐妻》。2012年,累难来自安徽芜湖的免情小潘随小王远嫁到福建福清市某村庄。生下第二个孩子后不久,绪失小潘觉得手指乏力,控说就医后确诊“渐冻症”。办后2019年,暗示小王开始在抖音上分享照顾病妻的捐款日常,任劳任怨的虐待病妻丈夫形象让他逐渐成为网红博主。

2023年1月21日,网红万元小潘离世后,丈夫质疑照顾有网友控诉小王“虐待”小潘,累难因为小潘生前多次提到小王打骂她,免情死前瘦得皮包骨头。此前报道中,小潘的父母、公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认为,小潘患病多年一直是小王照顾,难免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但应该不存在“虐待”。

3月24日,此前一直拒绝接受采访的小王主动联系红星新闻记者,就网友关心的问题进行回应。

妻子2018年开始无法自理

工作忙自己也顾不上吃饭

红星新闻:小潘从何时开始发病?何时瘫痪在床?你照顾了她多少年?

小王:小潘从2016年开始发病。刚发病时没重视,家里盖房子,我父母在外面摆地摊,小潘给工人做饭很忙,就用了一些土方法、中草药。2016年8月,症状明显了,镇上的医生建议她好好休息,家里就没让她干活,带她跑了很多大医院看病,2018年左右确诊渐冻症。

2018年,小潘的手已经变形,可以走路,但不能吃饭,生活无法自理,我从那时候开始给她喂饭、帮她洗澡上厕所。2019年,小潘瘫痪在床。

有网友看小潘朋友圈2018年还在发照顾孩子的视频,那是学校老师发给她的,还有以前拍的旧视频。那时候她小拇指还能动,可以发朋友圈。

从2016年到2023年,我认为我照顾了她8年。


▲生病前的小潘

红星新闻:小潘曾对网友说,她如果尿床、大便在床上,你会打骂她,导致她后来不敢上厕所。她还说你曾用被子捂她、抱着她往墙上砸、抓着她脖子使劲摇晃,是否属实?

小王:大小便在床上,真的很臭。我工作很累,回来看到这幅景象,肯定会骂她,抱怨几句:“我累死累活,回来你又要这样子。”我生气的时候会推她一下,也会打自己,自己头往墙上撞,心想我怎么摊上这种事?我没有用被子捂她,没有使劲摇晃她,也没有把她往墙上砸。

红星新闻:你在之前发的视频里,小潘耳朵受伤流血,是如何导致的?

小王:那天晚上我带她去上厕所,我自己太累,坐在轮椅上睡着了。小潘从小便器上摔倒,耳朵磕在了地砖上,蹭破流血。视频里枕头上的红色痕迹,不是血迹,是消毒用的碘伏。

我母亲之前说娃娃推小潘的轮椅磕到门槛,摔倒流血,不是那一次,那次伤到的是头部,不是耳朵。


▲小潘耳朵受伤的视频截图

红星新闻:小潘曾说你会一次性煮一大锅流食,有时一天只有一顿饭,很饿。

小王:我做饭习惯一次做一大锅。流食我只会保存24小时,24小时之后全部倒掉。我家人怕浪费,说了几句,被误解了。我不会给小潘不新鲜的食物。

我母亲腿脚不便,父亲在广东做生意,不能帮我照顾小潘。有段时间,我很忙,自己都顾不上吃一顿饭。但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抽空给小潘做饭。

红星新闻:小潘说洗澡的时候伤口会很痛,其实不愿频繁洗澡。

小王:她输了十多天液,没有洗澡很难受。她告诉我身上痒,想洗澡,我就给她洗澡。身上冲一遍,沐浴露刷一遍,然后再冲一遍给她搓澡,总共三个步骤,被人误传成一天洗好几次。

洗澡时,我会用大号创可贴贴住她的伤口,以免伤口碰到水,洗完澡会做好消毒,难免会痛。

不会忽视妻子感受做直播

正在寻找合适的墓地

红星新闻:小潘说你有时会拔掉她的眼控仪,不让她和网友交流。

小王:她和一些网友走得近,说我对她很坏,如果别人照顾,会照顾得更好。我在外面工作很累,回来看到小潘说这些话,非常吃醋。我曾对她说过宁愿给娘家人10万元来照顾她这种话,但那是气话,我不是真的不照顾她。

红星新闻:小潘去世前的那天晚上,你还在带着她直播。你是否过于专注直播,忽略了小潘的感受?

小王:小潘晚上痰多,会在凌晨两三点打电话叫我起来,帮她吸痰。我夜里照顾她,觉得无聊,就开直播和大家聊天。小潘从来没跟我说过她累,希望不要直播了。直播时如果发现她有任何不舒服,我都会让她去休息。

小潘去世前的那天晚上我们有直播,当时她看起来没什么异常。第二天早上,小潘一口气没上来,就走了。

网上有人说小潘走的当天晚上我们全家人还在吃火锅,那是谣言。我们没有心情吃饭,难过了好几天。我当天打电话给娘家人告知死讯,娘家人说大过年把去世的人放在家里不好,因此我们就火化了小潘。过年期间因为大家一直问,所以我在小潘离世后第8天,开了直播回答大家关心的问题。别人给我刷礼物,我当然要笑着道个谢。

直播的那些钱,是我老婆挣来的。我都会用在抚养两个孩子上,不会乱花。

红星新闻:你曾在群里提到为小潘办后事需要10万元,有网友认为你是暗示朋友捐钱。你是否有这样的意思?小潘的骨灰将如何处理?

小王:当时我老婆去世,我心里很乱。我觉得给小潘买墓地、骨灰盒等需要这么多钱,并不是想暗示大家捐款。小潘是在过年期间走的,根据我们这里的习俗,过年期间离世的人要3年之后才能下葬。现在小潘的骨灰存在骨灰坛。近期,我正在和家人一起为小潘找合适的墓地。小潘安葬时,我会和大家分享。

直播时自称高收入系开玩笑

各方捐款都给病人用

红星新闻:你曾给网友发过一张微信零钱通存款600多万元的截图,直播时说你现在月入2万。你的真实收入情况如何?

小王:那张600多万元的图,是我刷抖音,在一条视频的评论区看到后借用的。因为网友攻击我,我赌气,想让别人觉得我过得很好。我不可能有这么多存款。

我文化水平不高,小学毕业后,上了半年初中,又去烹饪学校学习半年厨艺,就去工作,帮父母摆地摊。直播时别人刷1元礼物,我只能拿到5角的分成。现在我做多种工作,月收入远不及1万元。

目前,两个孩子在老家读书,爷爷奶奶照顾。我一个月回去一次,带他们玩,给他们买礼物。寒暑假接来安徽照顾。我在安徽工作,并不想当网红,开直播只是想和大家聊聊天。希望能到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红星新闻:小潘曾对网友说,她认为你没有为她花多少钱。各界善款,你是否都用在了小潘身上?

小王:各方捐款,我们都花在了为小潘看病上。

带小潘去多个大城市的医院看病,总共花了约5万元。小潘用药花了不少钱。除了神经方面的药物,还要往身上涂软膏,一管五六十元,一次要涂半管。有时候,一周在吃药上就要花七八百甚至一千多元。

小潘用的胃管,是经朋友推荐,托人从美国代购的,要提前预约,凭身份证购买,一副5000元人民币,价格随汇率浮动,大约3个月换一次。网上那些很便宜的胃管容易坏,不能用。

直播的收入,有时候几百元,有时候上千元,不稳定。各方捐款加上我自己工作挣的钱,才够病人治病、抚养两个小孩。

有网友说,捐款被拿去给我兄弟结婚,那是假的。我兄弟在海外打工,收入足够负担结婚花销。家里盖房子的钱,有父母多年的积蓄,也有兄弟出国打工挣的。


▲小潘的父亲保存的短视频里,小王为小潘装尿管

红星新闻:他人捐赠的呼吸机,你为何发视频说是你自己买的?

小王:有一个福建老乡,她的丈夫也因渐冻症去世,她说,人是因为一口气没上来走的。我问她,闲置的呼吸机能不能卖给我?她就把呼吸机送给了我,我出运费。我怕小潘不敢用别人的东西,就告诉她呼吸机是我自己买的,同时也这样告诉网友,是善意的谎言。

现在小潘走了,呼吸机我捐给了别人。爱心网友送的足部按摩椅、加湿器等我也一并捐了出去。

红星新闻:你曾带着老丈人去和你吵架的张女士店里,张女士说这让她很恐慌。

小王:我去找她,是想让她不要再“黑我”。我起诉了她,后来经调解,我撤诉了。我知道她身体不好,也不容易,希望能让这件事过去。事后我从未授意我的律师向她索要任何费用。

红星新闻记者 王语琤

责任编辑:张申_NB31720

(作者: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