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员长相有多重要?花间令三姑娘一出场,才知什么是灵气逼人
2024-06-14 04:54:06

原创魏晋风古言探案剧《花间令》小成本博高热度,女演娘出即便在《与凤行》的员长强势包围下依旧关注度不错。

欢瑞三哥刘学义,多重在《琉璃》后终于播出了一部男主戏,花间掷果潘安,令姑灵气媚眼如丝,逼人果然真帅哥演美男是女演娘出没有人嘲的。



而且鞠婧祎的半永久,愣是多重给剧集贡献了话题,你瞧着低眉毛、花间低发际线、令姑灵气嘟嘟玻璃唇……看久了,逼人居然乐了。女演娘出





真佩服她时时刻刻凹美人人设的毅力!下戏后洗头不得一盆黑水(发际线粉)。多重

所幸这剧的剧情和摄影相对可以,上线3天数值就破万,集均千万加播放量,裤子认证《花间令》为开年第一黑马剧。



与此同时潘杨之好(刘郑版)的相关剪辑还多次登上热门,剪刀手们为爱发电,硬杠鞠粉。

《花间令》是换脸设定,故事背景放在魏晋时期,不得不说导演的审美挺好,画面构图超有感觉,随手一截就是美图。



实景拍摄,竹林深处,曲水流觞,风雅至极,药和酒,美和丑,极致的对比,美男游车,少女投掷瓜果,世说新语里所说的风流氛围有了。



尤其风吹纸钱这一幕,男主潘樾求亲,坟头告白,纸钱做花,似在预示这场慌乱的血色婚礼。



《花间令》里除了鞠婧祎备受争议外,其他的演员可真让人眼前一亮。

尤其是刘学义,网友戏称他再不红就老了,扮演的潘樾,是不受父亲宠爱的庶子,出场寻找青梅竹马杨采薇,简单的束发,青蓝色衣衫,儒雅又冷漠,是不可高攀的高岭之花。



敦煌风穿搭,上臂衣袖红边还有一圈小铃铛,红发带飘扬,古早美男的既视感,完全撑起了潘安原型的人物。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胜券在握,原声台词,没了山东口音,阴郁的调调,和潘樾的个性高度契合。



开场2集官配杨采薇命丧婚礼,潘樾一夜染了白发,新郎变鳏夫,灵前醉酒,一字一句,字字泣血,导演的镜头,从下到上,刘学义的眼神快碎了,太痛了,只看一眼,就深感“心如死灰”四字。



郑合惠子,不用多说,粗布麻衣,难掩清丽,这一捧,坚韧小白花的形象出来了。

古偶剧里少见的草系女主,疾风知劲草。



而女二号吴佳怡饰演的古代小仵作,也是一身粗布麻衣,没有带妆进组,一出场现身夜市,妆容极淡,古灵精怪假小子的感觉。



中戏科班毕业,明明是女二号,但戏份非常少,有演技却不如流量好使,可惜了,于正别老捧白鹿、吴谨言,也给给她资源啊。

而《花间令》换脸情节后,剧情进展到第三个案子,本以为鞠婧祎会劝退部分观众,没想到第三个故事里出来的单元女主三姑娘灵气逼人,力挽收视。



如果说郑合惠子的演技是入行多年的“稳”。

这位三姑娘则是“灵”,独有少年人的意气倔强。

一出场梳着魏晋垂髻,妆容极为复原,站在街市卖冰,和鞠婧祎对话,神采飞扬,没有多余的小动作,看起来非常淡定,倒像在掩饰着什么。



原来从小被父亲当做男儿养的她,喜爱女妆,喜爱自己的女子本身,

她上场打戏的那一段,衬旁边的鞠婧祎犹如木头人一样,且不像一个图层的,这边是ai做反应,那边动作有力量,身上的飒爽劲一下子吸走全部目光。



回忆中的三姑娘,被父亲殴打,血迹斑斑,她撑着身子不肯低下头去。

穿上漂亮的女装,对镜梳妆,扑面而来的少年懵懂。



逃离顾家后,她以恶制恶,是这一单元案的幕后真凶,当被擒获,她提出以命换命(救母亲),眼泪在眼里,坚毅刚强的冲击感。





她诉说着自己的经历,诉说着父亲的压迫……,最后毫无犹豫投身利器,决绝,无声。

s前托孤,望向自己的母亲,好像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s在眼前,一个短暂又灿烂的角色。



从人物塑造层面上看,饰演三姑娘的演员不像新人,倒像演过电影的,乍一看,神似汤唯,自带故事感,观众忍不住要看她。

而演员名为陈雅熙,02年出生,中戏表演系,才22岁,而她12岁的时候出演了《父母爱情》里的童年江亚宁,之后一直没有拍戏,直到18年参演了《舞法天女》。



很久没有在新人里见到这么灵的了,关键还是原声台词,不输配音演员,假以时日,只要有机会演上女主角,绝对要火。

(作者:产品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