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医药大学一规培生出租屋内烧炭自杀 家长:事发前一天孩子因“卖班”被谈话,后购买木炭
2024-06-14 08:14:45

原标题:上海中医药大学一规培生出租屋内烧炭自杀 家长:事发前一天孩子因“卖班”被谈话,卖班后购买木炭

2024年2月2日,上海烧炭事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规培生小吉(化名)被发现于租住房内烧炭自杀。中医自杀小吉母亲称,学规事发前一天下午,培生小吉曾因为“卖班”被发现而被医院教学处喊去谈话,出租“根据医院的屋内监控视频和美团购买记录,孩子在下午还没离开医院时便购买了自杀用的家长木炭”。

轻生规培生学生证

家属提供的前天孩子死亡证明

3月25日,小吉的孩因话后母亲曹女士告诉记者,2月1日,被谈小吉还在微信里与自己谈论春节假期回家的购买机票,“去年他就因为值班没回家过春节了,木炭今年特意提前一个多月就开始看回家的卖班机票。”然而谁也无法想到,上海烧炭事2月1日上午10点19分的这条信息成为了小吉给母亲的最后一条消息。

展开全文

去年就因为值班而未能回家

与曹女士最后的聊天记录

曹女士说,2月2日当天她和丈夫一起赶到上海处理孩子的后事,“我怎么也想不通上午还好好的、和我说话的孩子,怎么第二天就成这样了。”曹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在上海中医药大学读的中医学,学制是“5+3”本硕连读的,“本来孩子明年就可以毕业了,他还告诉我想升博,对自己的未来也都规划得清清楚楚。性格又好,和同学也是有说有笑,和我们也是无话不谈,到底是遇到什么事过不去要轻生呢?”

曹女士说,当她拿到孩子手机时发现,手机上所有聊天软件的记录全被被删除,也没有留下任何遗书。事后警方告知她孩子的消费也很正常,而在与同学、孩子女朋友的聊天中也没有异常,“2月1日晚上还和女朋友分享一些做饮食的、日常的内容,两人的聊天也停止在了当晚的8点多。”

在与同学的聊天中提到“卖班”

曹女士称,自己到上海这段期间,校方一直没有提到事发前孩子曾因为“卖班”而在2月1日下午被教学处喊去谈话的事情,“直到2月5号校方才把这个细节告知自己,此前只说了他上午正常上班,下午伦理答辩。但是他们(校方)说只是一个简单的警告,告诉他不允许这样做,让他第二天写一个情况说明。而根据监控视频时间和美团购买木炭的时间确认,孩子2月1日下午还没走出医院时就已经通过美团APP下单了一套木炭。”

记者了解到,所谓“卖班”即花钱请其他同级别,同资质的人帮自己代值班,而小吉正是花钱请人替其值了1月30日当天的晚班。通过曹女士提供的一段聊天截图显示,1月30日凌晨,小吉在与同学的微信聊天中也提到此事,“我卖掉了”“昨天也值班,不能连值。”

网民的留言

曹女士告诉记者,事情过去接近两个月了,但近日接连发生的规培生自杀事以及匿名网民的留言等,让她不由把孩子的死与医院联系起来,“我孩子这个专业也是八年制毕业后医师证、规培证、学位证、毕业证四证合一的,谈话是否涉及到退培这方面呢?”

针对此事,3月25日下午,大皖新闻记者联系了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岳阳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以无法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拒绝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又致电岳阳医院宣传部,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根据曹女士提供的号码,大皖新闻记者又联系到岳阳医院教学处主任徐某,但对方表示个人不接受采访,需要与有关宣传部门对接进行采访。

3月25日,大皖新闻记者就此事致电上海中医药大学宣传部,在记者发函后,对方表示将会以书面形式就记者提出的问题“谈话内容具体是什么、谈话内容中是否存在威胁退培等内容”等进行回复。不过截至发稿时,记者并未收到任何形式的回复。

大皖新闻

(作者:新能源汽车电瓶)